【老番补完计划*1】《此时此刻的我》

【老番补完计划*1】《此时此刻的我》

あの日、あなたの目に映した黄昏はそんなにも悲しい、

けれど、

それもまた同じぐらい愛しい。

—— 《 今、そこにいる僕 》

插曲 - STANDING IN THE SUNSET GLOW - 岩崎琢

片尾曲 - 子守歌… - 安原麗子


《 今、そこにいる僕 》 是 AIC 在1999年制作的一部原创动画。

这部动画给我的观感非常的特别,就从“致郁”这个角度讲:

  • 《来自新世界》是那种看完之后感觉还好,但是接下来会越想越深入的那种类型。
  • 《尸鬼》有其强大的 BGM 渲染气氛,观看到后几集时非常震撼人心,然后顺其自然引入结局,可以说在看完之后觉得剧情比较精彩,但不会对日后的情绪有多少的影响。
  • 《恶魔人》的情感高潮也是集中在最后部分,最后的那些极具冲击力的镜头。

《此时此刻的我》给我的观感更像是《妖精的旋律》但是更甚,它可以说整部剧都是负能量,整体的气氛、画面,整个动漫在昏暗、寒冷的色调下进行,唯一的暖色画面是沙漠,出现了亮度高的画面也是缓缓落下的夕阳。整整12集的负能量,虽然你无法代入男主这个角色,但也会在第一时间被这部动画的整体氛围所吞噬。

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已经看完了被人们称为90年代三大黑暗动画的《玲音》、《此时此刻的我》和《非常偶像key》。在这三部动画中,只有《此时此刻的我》是直接描写战争的黑暗的,也是对我来说最好懂的。

《此时此刻的我》主要的剧情是从男主的视角出发,叙述他身边发生着的独裁者、军队、民众、反抗者之间的故事。在此基础上增加了“穿越”、“奇幻”、“科幻”的元素,当然这两个没什么好说的。可能是因为上个世纪原创动画依然不成熟的缘故,《此时此刻的我》和《非常偶像key》两部动漫都让我觉得有一种设定上的“冗余”。在《此时此刻的我》这部动画中,“穿越”要素仅仅在片头和片尾出现,大概只是想说明“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巧合,不要来找我麻烦”,“科幻”要素也只是为了作为一个噱头,而“奇幻”的设定只存在于女主身上,作为推动剧情发展的要素而已。

在这部动画中,你几乎不会去喜欢任何的角色,男主是一个“圣母”到极致的人,你会对他的执着感到厌烦,但他却是那个世界中唯一的“极端的老好人”。女主过于冷漠,但她本身在动画中只是人们的“欲望”,所需要的“资源”的一个人格化表现,所以也几乎不会表现出喜怒哀乐。女二是剧中“坚强女性”的表现,但其后半部分性格的改变却让我觉得过于突兀,难以接受。其他的人,有难以接受自己的家乡被毁灭,强迫自己生活在谎言之中的,有兴奋得想加入独裁队伍的,有以反抗为政治正确成为另一个独裁者的。即使是孤儿院的老母亲,也不由得让人怀疑其现在的善良是否只是某次悲惨经历后的自闭。唯一让我有点喜欢的是那个等待父亲归来的小女孩,她平日的善良与最后果断举起枪报仇,让我觉得她是一个完整的人。

如果和现在的动画相比较,我并不认为它更加优秀,我可以说出它的许多缺点,比如设定上的也好,剧情上的也罢,在现在看来可以说不是十分完整的,也没有现在大多数的动画有趣,但是它的确有许多现在的动画所不具有的东西,虽然并不有趣,但却不无聊,你依然会被它所吸引。

就像之前说到的,这部动漫的“穿越”元素仅仅只有开头交代了一下男主是现代人,最后交代了一下男主回来了。整部动画所叙述的故事,设定在50亿年之后,我不知道这个数字是不是故意为之,还是只是随性发挥,我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更加大一点吧,50亿年,是我们的根本无法感受到的时间长度,我们能感受到的时间不过是几毫秒到几十年,能想象的时间也也不过几百年。十万年与二十万年对我们来说,仅仅只是数字上的差别而已。这个远远超出我们认知的时间设定,在我的感官上,表现得更像是梦境,我想,作者或许只是想让我们和男主一起进入这个残酷无情的梦境,这个梦境如此虚无,却又如此真实。在这个梦境中,起初我们或许会像男主一样,胸怀正义,声讨那些掠夺与杀戮,然而尽管男主全程保持着“圣母”与执着,我们却会对这种执着感到不解,甚至是厌烦。慢慢认同这样的世界,慢慢地选择旁观,选择不作为,只是去观察着这个梦中世界,随后和男主一起从梦境中归来,回到这个和平的时代,故事戛然而止。

我不会像网上那些一碰到“黑暗系”就将它捧为“神作”、“必看”,也不觉得它讲了什么大道理,或是怎么怎么引人深思。但是这部动画真的十分具有感染力,你会被这个连设定都是拼凑出来的梦中世界所吸引——因为它虽然虚假,却又真实。

@Aeonni 写于2019.01.02

转载请注明出处

Comments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